文史资料
所在位置: 首页 > 文史荟萃 > 文史资料 > 详情
前世今生金牛坝
发布日期:2022-03-01 09:14:02     来源:金牛区政协

前世今生金牛坝

张大成

成都西门外的金牛坝,指的是原金牛乡茶店子、土桥一带的坝子,方圆不过10几公里,却是远近闻名、享誉中外。金牛区许多地名,从金牛村、金牛乡到金牛区还有不少街道名、商铺名、宾馆名、学校名……皆因境内有这么一块风水宝地金牛坝而得名。人人都说富饶美丽的川西坝(又称成都平原、川西平原)是天府之国四川的粮仓和花园,那么,金牛坝可以说就是川西坝的坝中坝、园中园了。

名为金牛坝,“金牛”从何而来呢?一千多年前,曾登高舒啸、把酒临风,吟诵出“九天开出一成都”千古名句的诗仙李白,还在百忙中特别关注金牛这片热土,在其《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》中回答了这个问题。听吧!他站在今天的金牛坝上放歌:“秦开蜀道置金牛……”只用了这么一个7字短句,就道明了金牛坝的来龙去脉,令人怎不击节赞叹!歌中提到秦时开辟的“蜀道”即金牛道,又称石牛道,从成都直通陕西勉县、咸阳,全长600余公里,是古时巴蜀通往秦国和中原的唯一官道,也是巴蜀文明与中原文明交流的唯一纽带,大大促进了封闭落后的巴蜀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农业、水利等各方面的发展,意义十分重大。前几年我曾多次踏访广元嘉陵江边的先秦栈道、明月峡栈道,对先人的智慧创造深为震惊。歌中的“置金牛”,概括了一段历史。据《华阳国志》《史记》《金牛区地名》等史志记载:春秋战国时期,秦惠王为了统一六国,早就觊觎南边邻国,想尽快灭掉蜀国和巴国。怎奈秦国和巴蜀之间横亘着一道秦岭,山高岭峻,水深流激,交通极为不便,大部队根本无法展开和进兵。狡猾的秦王心生一计,决定智取,不动刀兵,先诱骗蜀王早日修通蜀道。他派使臣带着厚礼觐见蜀王,谎称秦国愿与蜀国结盟,只等路修通,立即派兵帮助蜀国抗衡巴国,还要挑选5名绝色美女送给蜀王,挑选5头秦国特产的会屙金块的神牛送给蜀国。愚蠢、贪财又好色的蜀王闻言大喜,当即与秦使签订了盟约,不听贤臣们劝阻,执意派遣五丁力士日夜加班加点开山修路。古蜀人尚“五”,大凡团体队列之类常以“五”为编制。史志记载的“五丁力士”,我认为并非指一个人,实为5人一组的修路民工团队。今天,成都的五丁桥、二环路口那挥斧开山的巨人力士雕塑,都是后人对当年修建金牛道的民工集体的纪念。千等万等,终于等到蜀道修通了,可五丁力士从秦国拖回成都的却并非是能屙金块的“神牛”而是石牛!此时蜀王方知受骗,怒不可遏,一巴掌拍得桌子上的人参汤都打翻流了一地,喝令属下速速将5头石牛放置在成都西门外——这就是现在的金牛坝的由来。不久,秦国便大举进兵,从金牛道长驱直入,很快灭了巴国和蜀国,将巴蜀二国改为秦国的巴郡和蜀郡,并派郡守治理,从此翻开了巴蜀历史的新页。后来修建著名水利工程都江堰的大功臣李冰,就是秦王派来的第二任蜀郡太守。

关于金牛坝的由来,民间却另有说法。2300多年来,多少神话,多少传说如府河之水昼夜流淌,滔滔不绝。我粗略归纳为两大类:一是神仙送牛说。举一个例子:善良的牛郎织女骑牛来到成都西郊,送牛为民助耕,经过千辛万苦,终于将当时还是蛮荒之地,变成了沃野绿洲。牛死后就葬在金牛宾馆一口水井中,每当月明风清之夜,有人还在井边看见金牛、牛郎织女及一双儿女呢。另一种传说那口井不在金牛宾馆而在土桥镇粮库,那里至今还保留着一口完好的“金泉井”,金泉街也因此而得名。另一类是凡人购牛说。举一个例子:古时成都有一青年农民,从秦国买回一头力大无穷的黄牛,将成都西郊荒野开垦成良田后,青年打算再把成都东郊的黄土坡也平整出来,可黄牛非常恋旧不愿离开西郊,挣脱缰绳自沉水塘。乡人不忘黄牛的功绩,就把它开垦出来的坝子取名为金牛坝。若干年后,战乱频仍,到了清康熙初年,川西平原已是一片荒芜。奇怪的是每天清晨,都有一头金牛从水塘里钻出来为民助耕,直到夜幕降临才离去。人们在金牛的帮助下,上万亩荒地又变成了良田,后来,乡民们从水塘里打捞出一头金色的石牛,便在金牛坝东边修建了金牛寺予以供奉。每年农历10月初一牛王生日,人们纷纷前往祭祀。

金牛区作协的邓永安、郑光福等一大批本土作家,多年来搜集整理了大量金牛坝的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并出有专著。这些民间传说充满群众智慧,最接地气,很有想象力和创造力。随着岁月变迁,这些民间传说和神话还会不断发展和丰富,永远不会消逝。现在茶店子西口金牛公园的金牛铜塑、金牛宾馆喷泉广场的“一家三口”金牛群塑、区政府和谐广场上的金牛雕塑,都是根据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塑造的“拓荒牛”的形象,是民意的生动表达,是“金牛精神”的形象体现。

新中国成立后的金牛坝,特别是改革开放后,更加迸发出生命的活力,焕发了新的青春。早已不是旧时代的竹篱茅舍、羊肠小道,而代之以现代化的商贸大厦、高科技产业园、生态花园住宅区,到处高楼林立,车水马龙,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说到金牛坝,不能不提建在坝上很有代表性的金牛宾馆。1957年建馆初期,占地仅279亩,只有一幢大楼和几幢小楼,当时贺龙元帅风趣地将它形容为“灯不明,路不平,就像一座野猪林”。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创业,特别是近几年全方位提档升级的改造,如今已发展成为占地630亩、4幢大楼、7栋小楼……各种配套设施齐全的大型园林式宾馆。这里,春兰夏荷,秋菊冬梅,四时花不谢,鸟鸣馨香中,曲径通幽处,楼舍花木深,被人们赞为“都市森林”“天然氧吧”。

金牛宾馆作为四川省委、四川省政府接待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外国政要的国宾馆,60年来见证了共和国许多重大事件:1958年春,由毛泽东主持召开的著名的中共中央“成都会议”,1990年中越秘密谈判,2008年国务院“5.12汶川特大地震”前线总指挥部,在此指挥着全国军民抗震救灾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……

金牛宾馆先后接待过毛泽东、周恩来、刘少奇、朱德、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江泽民、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。现存毛泽东与馆藏500年金弹子桩头盆景的合影传为佳话,毛泽东从金牛坝出发走向郫县红光公社,走向都江堰幸福食堂。当年《毛主席来到咱们农庄》的歌声,就是从金牛坝飞向全国:“麦苗儿青来菜花儿黄,毛主席来到咱们农庄,千家万户齐欢笑,好像春雷响四方……”邓小平9次下榻金牛宾馆,并命名题写“金牛宾馆”馆名,这在全国仅此一例……

金牛宾馆先后接待过朝鲜金日成主席、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、美国布什总统、挪威努尔利首相、瑞典古斯塔夫国王、越共阮文灵总书记、黎可漂总书记等外国领导人。

党和国家领导人,外国政要、各界名流在金牛宾馆留下了大量珍贵签名、题词、照片、书画作品……这些文化瑰宝,不仅属于金牛坝、金牛区,更是属于全国人民,已经成为金牛区“人文金牛,文化金牛”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成为了天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放眼金牛区,上风上水,黑土肥得流油,是古蜀农业的发源地。这里不仅钟灵毓秀,经济发达,从古至今还是盛产文艺精品和作家艺术家的摇篮。世界级大画家张大千、著名作家张天翼等都曾寓居在金牛坝上。西汉辞赋家司马相如、扬雄,唐代诗人李白、杜甫、薛涛,宋代诗人陆游、苏轼,近现代作家巴金、李劼人、沙汀、艾芜、何其芳、戈壁舟、杨星火等,都曾讴歌这片土地而展露才华、名垂青史。而今,喜迎新的历史机遇,金牛区正在认真学习和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,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针,实施“中优”战略,向着成都市委定下的“建设世界文化名城”的宏伟目标高歌猛进,热火朝天地打造着“科贸金牛·文化北城”的城市名片。金牛区有着众多的“金牛坝”,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,金牛人有着开拓、拼搏、奉献、进取的“金牛精神”,这一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景一定能够实现。

我热切地期待着并无比坚信。